夕岚_三天三毛錢

路灯/夕岚,稱呼隨意
偶像夢幻祭 泉嵐All嵐
刀劍亂舞 小狐鳴狐

突然就画了出来
芭蕾泉泉跟芭蕾岚岚

【泉岚】名为恋爱的

♪睡前产物

想传达给你的心,你收到了吗?
如果这一切是梦,他想做个和他在一起幸福快乐的梦。

三年级生即将毕业,这充满毕业气息的时分,每个团体都在为即将毕业的学长祝贺。
鸣上岚也不例外。
毕业前夕传了几封讯息给了濑名泉,祝福他毕业快乐,一路顺风,心想事成。
没多久濑名泉回了讯息,说着鸣君祝贺的词怎么那么官方、对前辈是这样子吗。
隔着手机屏幕彷佛也能看见濑名泉不耐烦的脸以及那嫌弃的语气。
鸣上岚没有发现自己的嘴角在看到这几则讯息时往上勾了几个弧度。
本来传送出的讯息,还是被按下了收回。
最后他传给濑名泉了一句晚安,濑名泉回了同样的字句,但后面还加了句祝好梦。
这样的濑名泉不多见啊。
鸣上岚如此想着。
没有什么比跟喜...

【泉岚】樱花下的他

※很短的短文

鸣上岚的笑颜映在看似冰冷的蓝眸中。
濑名泉看得心一紧,抓住了鸣上岚的手腕。
细长的睫毛眨了眨,那双像星空般好看的紫眸衬出了柔和的神情。
松开了握着鸣上岚手腕的手,濑名泉看着他漫步在樱花中。
随风飞舞的粉色花瓣落在金色的发上,但是鸣上岚没有发现,跳着小步伐哼着轻快的曲调。
像是精灵般的美。
单眼一下、两下的拍着,仿佛被鸣上岚的心情感染,轻快的按下快门。

泉酱你看,樱花好美呀。

你也很美。
濑名泉没有说出口。
在那抹金色的身影转过身的瞬间,风又吹起了本落在土地上的花瓣。
鸣上岚压着浏海,灿烂的笑容煞是好看,一举一动都触动着濑名泉的心脏。
这次换鸣上岚握住濑名泉的手。
走吧,泉酱。
十指紧扣,濑名泉笑了...

【泉岚】昙花

※复健中
※一方死亡注意
※睡前产物请缓慢食用

七彩的烟花绽放在夜空。
紫瞳里的烟花此刻显得凄美。
今年的烟花,特别绚丽。

本应该在塔里待着的鸣上岚,突发的紧急事件让上头发来任务,来不及和其他人道别鸣上岚只能收拾好东西马上出发。
这次的任务有百分之九十的危险性,一个差错所有人都回不去。
或许命本该绝,在半途便遇上的敌袭让他们死伤惨重。
鸣上岚也受了重伤,利刃穿过内脏。
躺在旁边的是早已失去呼吸的同伴,却还是不放弃的伸出手想摇醒对方。
在夜空中升起又散开的烟花吸引了鸣上岚的视线。
上升,散裂,消逝。
如同他们的生命般。
烟花像是在刻意嘲笑他们一样,不断释放着。
一个,两个。
无数个烟花炸裂,鸣上岚想起了今天开始的庙会。...

画了三个时期的磷叶石
后半换成青金石的头&上月球后的还没画
心疼这孩子(´;ω;`)

泉&变成小孩子的岚

我也想捏捏脸颊......

※咪酱是取Izumi后面的音

一台破车
希望不会被屏蔽......

【泉岚】无题

我看着他,他就坐在天台的地上,靠着栏杆望着操场。
不,我并不清楚他是看向哪里,他的眼睛藏着太多秘密,让人看不透。
一双让我反感,却也让我移不开视线的眼。
我朝他走了过去,他似乎也发现我,却头也没抬,只是张开他的唇瓣。
「泉ちゃん,是来找『游くん』的吗?可惜了,他不在这里呢。」
我什么都没开口,他自顾自的继续讲着。
「泉ちゃん很疼爱那孩子呢,泉ちゃん。要是泉ちゃん也能这样对人家就好了呢。」
「嘛,这才是泉ちゃん啊,站在远处、伸手碰触不到的。」
「鸣くん,别太自以为是啊?」从头到尾,他说的话我无法理解。
他停下,鸢紫色的双眼依旧望着远方。
然后他闭上眼,笑了。
「是呢,人家是太自以为是了,以为最了解泉ちゃん,结果到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