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岚_三天三毛錢

路灯/夕岚,稱呼隨意
偶像夢幻祭 泉嵐All嵐
刀劍亂舞 小狐鳴狐

【泉嵐】感冒

※OOC

※我流泉嵐

在三天前,瀨名泉對穿著單薄上衣的鳴上嵐說著穿那麼少小心感冒啊笨蛋。

於是三天後,瀨名泉得了感冒,一下床暈眩感就襲擊而來佔據了整個身體,讓他只能乖乖被鳴上嵐拖到床上躺著。

莫名奇妙,明明鳴上嵐穿得比他少,卻是他感冒。

瀨名泉嚴重否認笨蛋才會感冒這句話。

他才不是笨蛋。

瀨名泉躺在床上,臉上寫滿無限厭世,讓一旁的鳴上嵐不停笑著。

喉嚨因為感冒而發炎,講話或是吞嚥的動作都會感到不適,所以瀨名泉只能瞪著鳴上嵐,死命的瞪著。

「抱歉呀泉醬。」鳴上嵐眨了眨眼,做著道歉的模樣。

拿起放在床頭旁的體溫計,鳴上嵐拿開蓋子,「人家來幫你量體溫了。」

晃了晃體溫計,鳴上嵐撥開瀨名泉散落在耳際的髮,幫瀨名泉量著體溫。

「39.7,怎麼吃了藥還沒退燒呢......」鳴上嵐撐著頭,臉上盡是擔心。

一早起來就看見瀨名泉搖搖晃晃的撞上牆壁,嚇得鳴上嵐趕緊請假拉著不情願的瀨名泉去看了醫生。

距離吃藥的時間已經過了,瀨名泉的體溫卻是一點都沒降,鳴上嵐坐在床邊滿臉擔心。

“又不是沒感冒過...鳴君是笨蛋嗎那麼著急......”瀨名泉說不出話,只在心中想道。

可能是藥的副作用,瀨名泉只覺得眼皮越來越沉重。

「泉醬就睡吧,不用擔心,人家會在旁邊陪你的。」

在瀨名泉閉上眼之前,他聽見鳴上嵐的聲音,手似乎被握著,手掌傳來的溫度讓他感到安心,然後瀨名泉的記憶就停在這裡。

當瀨名泉醒過來時,牆上的時鐘指針剛好指向五點。

錯過了中午的藥,應該是沒關係...

瀨名泉想著,感覺頭沒有那麼沉重,也沒有令人作嘔的暈眩感後,才慢慢撐起身。

瀨名泉發現鳴上嵐趴在床邊閉著眼,纖長的睫毛微微顫抖著,而鳴上嵐的手依舊握著他。

啊啊,這傢伙......

揉了揉頭髮,瀨名泉發現額頭上貼著退熱貼,大概是在他睡著時鳴上嵐貼的吧。

輕笑了下,瀨名泉拉了拉還握著他的手的鳴上嵐。

「鳴君...起來,等下換你感冒很煩人啊。」雖然聲音還是啞著,不過比起早上一開口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好,如果排除喉嚨的刺痛感的話。

微微皺了眉,鳴上嵐半睜開眼,「泉醬...還...」剩下的話被黏在一起,鳴上嵐趴在被子上看著瀨名泉。

「好多了,可以說話了。」恢復了體力,瀨名泉如往常的唸著感冒好煩人,明明鳴君看起來才像是會感冒的人啊真是。

鳴上嵐聽著瀨名泉用啞掉的聲音碎碎唸,嘴角不自覺上揚。

「我說鳴君,你再一直笑著不起來別怪我打下去了。」

「泉醬好粗暴!明明是病人還那麼兇--!」

鳴上嵐鬆開手,從地板上站起身,「人家再幫你量下體溫。」

體溫計發出嗶的聲響,鳴上嵐看見上面顯示的數字後鬆了口氣。

「36.8,沒有再燒了呢。」

「嗯。」

「但是藥還是要吃完喔泉醬。」

「...呿。」

鳴上嵐笑了笑,瀨名泉本想唸笑什麼,下一秒便被鳴上嵐抱住。

瀨名泉愣了幾秒,伸出手環住鳴上嵐。

「......謝謝。」揪結在心裡很久的話終於說出口,讓對方擔心了一整天也照顧他一整天,怎麼樣也必須道謝。

「泉醬沒事就好...人家好擔心。」

「我很好。」

「人家知道。」

「鳴君,我快被你勒死了。」

「......讓人家多抱一下嘛...」

瀨名泉拿鳴上嵐沒辦法,想著就算了吧。

雖然感冒不是很好受,但被鳴君照顧的感覺也不錯。

嘛,這種想法也只能在心裡想了,被鳴君知道又要被抱怨一番了吧。

---

「對了泉醬,大家都很擔心你的身體狀況呢。」

「一個感冒而已,擔心什麼。」

「泉醬真的是--」

「啊,人家記得有則訊息是『瀨名那傢伙應該沒有燒成烤海帶吧哈哈,幫我向瀨名問好吧』,是人家不知道的號碼傳的訊息呢。」

「......」

羽風薰你給我等著。

後記:

祝大家在新的一年也可以開開心心!

雖然現在好像還是2017哈哈

评论(11)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