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岚_三天三毛錢

路灯/夕岚,稱呼隨意
偶像夢幻祭 泉嵐All嵐
刀劍亂舞 小狐鳴狐

【泉岚】昙花

※复健中
※一方死亡注意
※睡前产物请缓慢食用

七彩的烟花绽放在夜空。
紫瞳里的烟花此刻显得凄美。
今年的烟花,特别绚丽。

本应该在塔里待着的鸣上岚,突发的紧急事件让上头发来任务,来不及和其他人道别鸣上岚只能收拾好东西马上出发。
这次的任务有百分之九十的危险性,一个差错所有人都回不去。
或许命本该绝,在半途便遇上的敌袭让他们死伤惨重。
鸣上岚也受了重伤,利刃穿过内脏。
躺在旁边的是早已失去呼吸的同伴,却还是不放弃的伸出手想摇醒对方。
在夜空中升起又散开的烟花吸引了鸣上岚的视线。
上升,散裂,消逝。
如同他们的生命般。
烟花像是在刻意嘲笑他们一样,不断释放着。
一个,两个。
无数个烟花炸裂,鸣上岚想起了今天开始的庙会。
烟火是从塔里的庙会出来的。
鸣上岚本来期待已久的庙会,他们期待的、一年一次可以放松的日子。
现在只剩鸣上岚还存着一口气。
内脏破裂,血无法止住,视线越发模糊,他不知道是泪模糊了视线亦或是缺氧模糊了视线。

他来不及和在塔里的他道别。

这次任务本该是濑名泉来执行,但是鸣上岚提出了以濑名泉伤势未愈由他顶替的要求。
其实他很想跟濑名泉一起去庙会。
穿着浴衣,勾着濑名泉的手,走遍庙会的摊子,最后坐在人烟稀少的地方看着那美丽却短暂的烟花。

这愿望可能永远无法实现。

逐渐缺氧让鸣上岚看不清眼前的景色,他后悔来执行任务,但他也庆幸他代替濑名泉来执行任务。
最起码,离开的人不是濑名泉。
疲倦感拥上,鸣上岚尝试撑着,最终还是无法敌过天意。
眼前愈来愈黑,泪顺着方向滑落。
发干的唇微微开合,紫瞳越发暗沉。
鸣上岚闭上了眼,心跳缓慢的、静止。
烟火还在绽放,那句微弱的呼唤被淹没过去。

「......泉ちゃん......」

七彩的烟花散裂在夜空。
闭上的紫瞳没有映着烟花。
今年的烟花,特别讽刺。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