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岚_三天三毛錢

路灯/夕岚,稱呼隨意
偶像夢幻祭 泉嵐All嵐
刀劍亂舞 小狐鳴狐

双狐-彼岸

*碎刀注意

應該算是試閱

---------------------


小狐丸牽起鳴狐的手,帶他到山丘的另一頭。

五彩繽紛的花叢、在天空飄舞的花瓣、清澈明亮的湖畔映入眼簾。

看著似乎被這景象吸引住的鳴狐,小狐丸勾起嘴角,「鳴,跟小狐一起過去吧。」

握著鳴狐稍微發涼的手,小狐丸等待著鳴狐的回應。

回過神來的鳴狐,看著小狐丸,被漆黑甲冑遮掩的唇,也勾起了淡淡的微笑

「好。」

得到鳴狐的回覆,小狐丸握緊鳴狐越發涼的手,以緩慢的步伐,走到了花叢的中央。

風吹起了四周的花瓣,在空中飄舞著。

在那之後過了多久?鳴狐沒有去想,他不想面對小狐丸的離去,他承受著痛苦,因為這是他的報應。

每天、每刻都思念著他,希望有天醒來可以看見那隻白色大狐坐在旁邊,輕聲的向他道早安。

白色的長髮飄動著,思念已久的臉龐看向天空,懷念的溫度正握著自己的手。

這是他熟悉的小狐丸,他深愛著的小狐丸,他最思念的小狐丸。

感覺到牽著的手微微發抖,小狐丸低下頭看著身旁的鳴狐。

手輕輕擦過鳴狐的眼,想擦掉鳴狐不斷掉落的眼淚。

「鳴,不要哭...」

即使小狐丸這麼說,鳴狐也無法讓不斷滴落的淚停止。

看著小狐丸,心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是感動?是悲傷?是開心?是憤怒?抑或是虧欠?

他無法說出口。

小狐丸鬆開握著鳴狐的手,雙手環抱正在哭泣的鳴狐。

「我在,不要哭了。」

鳴狐低著頭,手緊抓著小狐丸的衣服,像是怕下一秒抱著他的人又會再次消失。

輕撫著鳴狐的背,小狐丸希望能讓不斷哭泣的人平靜下來。

靠在小狐丸的胸膛,鳴狐壓低了聲音,「對不起......」

鳴狐的道歉讓小狐丸愣了一下,隨即抬起鳴狐的臉。

解開在這裡已經毫無作用的甲冑,小狐丸擦掉鳴狐的淚,「沒事了,小狐現在就在您眼前,所以,請不要再哭泣了。」

鳴狐望向小狐丸,和那雙赤紅的眼對上,「...是我害了小狐丸........」

「不是您害的。」小狐丸想阻止懷中的人繼續說下去,「不是您。」

「如果不是我,小狐丸不會碎刀..... .」

「鳴。」

「是我害小狐丸....」

「請您停下。」

「對不起.....」

「鳴狐。」

低下頭,小狐丸吻上還想說什麼的唇,不讓鳴狐繼續說下去。

小狐丸知道,鳴狐在他離去之後每天都很自責。

小狐丸不想讓鳴狐繼續自責下去,這不是鳴狐的錯。

離開鳴狐的唇,小狐丸摸著鳴狐的頭,「這不是鳴的錯,小狐沒有怪您,現在,小狐來接您了。」

牽起鳴狐緊抓在他衣服上的手,十指緊握。

「鳴,願意和小狐一起走嗎?」

看著鳴狐,小狐丸再次等待鳴狐的回覆。

「嗯...」鳴狐毫不猶豫的點頭,「不會、再放手。」

鳴狐踮起腳尖,讓雙唇再次交疊。

風,再次吹起,帶著花瓣,飄散在天空。

山丘的另一頭,有著五彩繽紛的花叢、飄舞在空中的花瓣、清澈明亮的湖畔。

原本在這裡的兩人,早已跟著風離去。

沒有留下遺憾,在這個地方,消失。

他們在此許諾過,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會離對方而去。

他們握緊了彼此的手。

這一次,他們不會再放開了。


「主上,這個,也放上去吧。」長谷部攤開手,在掌心上的三個鈴鐺,明明很普通,但此時卻讓人心痛。

審神者看著從長谷部那接過的三個鈴鐺,不發一語的放在小土丘上。

長谷部安靜的站在一旁,看著審神者將鈴鐺放好。

「......他們會幸福的。」蹲在土丘前的少女開口,「現在,他們一定很幸福。」

她相信,在這個世界沒有好好握緊的手,會在另一個世界再次緊握。

長谷部沒有開口,他知道,再多的安慰,也無法彌補主上心中的那份痛。

「......好了,我們也進去吧...」少女站起來,正想離開時,天空突然下起了雨。

抬起頭,天空中沒有烏雲,白色的雲依舊緩慢的飄動,太陽依舊在。

「主上...」

「是太陽雨呢,長谷部。」

「太陽雨,是否有狐狸出嫁了呢。」

她勾起微笑,她知道,在這世界消逝的兩人,在另一個世界相遇了。

太陽雨,或許就是最好的證明。


------------------------

這是之前定的雙狐文的第三部分中的一點點((

由於是在後面,所以有些內容可能客官會看不懂

簡單大綱:

在戰場上遇上檢非違使,鳴狐突然失神導致小狐丸被檢非違使傷害而受到感染,於是政府要回收小狐丸,本丸的大家極力抗拒政府,但是還是救不了小狐丸,小狐丸就在鳴狐眼前被政府破壞。


其實這就是鳴狐為什麼會自責,一直跟小狐丸道歉的原因。

相信各位客官應該看出來,這個山丘以及小狐丸跟鳴狐在的地方,其實是另外的世界,也就是彼岸。


希望各位客官食用愉快∨///∨


评论(6)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