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岚_三天三毛錢

路灯/夕岚,稱呼隨意
偶像夢幻祭 泉嵐All嵐
刀劍亂舞 小狐鳴狐

突然就画了出来
芭蕾泉泉跟芭蕾岚岚

【泉岚】名为恋爱的

♪睡前产物

想传达给你的心,你收到了吗?
如果这一切是梦,他想做个和他在一起幸福快乐的梦。

三年级生即将毕业,这充满毕业气息的时分,每个团体都在为即将毕业的学长祝贺。
鸣上岚也不例外。
毕业前夕传了几封讯息给了濑名泉,祝福他毕业快乐,一路顺风,心想事成。
没多久濑名泉回了讯息,说着鸣君祝贺的词怎么那么官方、对前辈是这样子吗。
隔着手机屏幕彷佛也能看见濑名泉不耐烦的脸以及那嫌弃的语气。
鸣上岚没有发现自己的嘴角在看到这几则讯息时往上勾了几个弧度。
本来传送出的讯息,还是被按下了收回。
最后他传给濑名泉了一句晚安,濑名泉回了同样的字句,但后面还加了句祝好梦。
这样的濑名泉不多见啊。
鸣上岚如此想着。
没有什么比跟喜...

【泉岚】樱花下的他

※很短的短文

鸣上岚的笑颜映在看似冰冷的蓝眸中。
濑名泉看得心一紧,抓住了鸣上岚的手腕。
细长的睫毛眨了眨,那双像星空般好看的紫眸衬出了柔和的神情。
松开了握着鸣上岚手腕的手,濑名泉看着他漫步在樱花中。
随风飞舞的粉色花瓣落在金色的发上,但是鸣上岚没有发现,跳着小步伐哼着轻快的曲调。
像是精灵般的美。
单眼一下、两下的拍着,仿佛被鸣上岚的心情感染,轻快的按下快门。

泉酱你看,樱花好美呀。

你也很美。
濑名泉没有说出口。
在那抹金色的身影转过身的瞬间,风又吹起了本落在土地上的花瓣。
鸣上岚压着浏海,灿烂的笑容煞是好看,一举一动都触动着濑名泉的心脏。
这次换鸣上岚握住濑名泉的手。
走吧,泉酱。
十指紧扣,濑名泉笑了...

【泉岚】昙花

※复健中
※一方死亡注意
※睡前产物请缓慢食用

七彩的烟花绽放在夜空。
紫瞳里的烟花此刻显得凄美。
今年的烟花,特别绚丽。

本应该在塔里待着的鸣上岚,突发的紧急事件让上头发来任务,来不及和其他人道别鸣上岚只能收拾好东西马上出发。
这次的任务有百分之九十的危险性,一个差错所有人都回不去。
或许命本该绝,在半途便遇上的敌袭让他们死伤惨重。
鸣上岚也受了重伤,利刃穿过内脏。
躺在旁边的是早已失去呼吸的同伴,却还是不放弃的伸出手想摇醒对方。
在夜空中升起又散开的烟花吸引了鸣上岚的视线。
上升,散裂,消逝。
如同他们的生命般。
烟花像是在刻意嘲笑他们一样,不断释放着。
一个,两个。
无数个烟花炸裂,鸣上岚想起了今天开始的庙会。...

泉&变成小孩子的岚

我也想捏捏脸颊......

※咪酱是取Izumi后面的音

【泉岚】无题

我看着他,他就坐在天台的地上,靠着栏杆望着操场。
不,我并不清楚他是看向哪里,他的眼睛藏着太多秘密,让人看不透。
一双让我反感,却也让我移不开视线的眼。
我朝他走了过去,他似乎也发现我,却头也没抬,只是张开他的唇瓣。
「泉ちゃん,是来找『游くん』的吗?可惜了,他不在这里呢。」
我什么都没开口,他自顾自的继续讲着。
「泉ちゃん很疼爱那孩子呢,泉ちゃん。要是泉ちゃん也能这样对人家就好了呢。」
「嘛,这才是泉ちゃん啊,站在远处、伸手碰触不到的。」
「鸣くん,别太自以为是啊?」从头到尾,他说的话我无法理解。
他停下,鸢紫色的双眼依旧望着远方。
然后他闭上眼,笑了。
「是呢,人家是太自以为是了,以为最了解泉ちゃん,结果到头来...

【泉岚】伴


深夜一点,濑名泉还坐在房间的书桌前盯着萤幕。
明明一下可以通过的企划却被合作厂商一再退回,缴件日期也快到了,他熬夜也得重新交一份上去。
熬夜对身体有多不好,这厂商以后别找了。
濑名泉愤愤的盯着那令人头晕的萤幕,拿起杯子想用咖啡提神,才发现杯子早已见底。
「啊啊,超烦人啊...」伸了个懒腰,濑名泉拿起杯子准备下楼为自己再泡一杯咖啡。
才一转身,差点没被站在门口一脸恍神的鸣上岚吓到放开手中的杯子。
「...鸣君,怎么起来了。」
鸣上岚披着件去年冬天濑名泉买给他的披肩,当初觉得颜色和鸣上岚的笑容很合适于是就买了下来。
摇了摇头,鸣上岚像是努力撑着眼皮看着濑名泉,「泉酱不在...不习惯......」
走过去帮对方将快从...

【泉岚】起床了,小树懒

※半夜想标题真的想不到,就用了树懒(x

一到假日,依照惯例,濑名泉一早醒来把自己打理好后就是下楼做早餐。
平常上学时都是简简单单的土司配上一些配料,有工作时有时候根本没时间吃早餐。
所以到假日时濑名泉就会精心打造一个完美的早餐。
每次做好早餐,不外乎就是上楼把还在赖​​床的恋人叫起。
这个比做早餐还困难。
走到窗户前狠下心把窗帘拉开,还在床上的人发出一声哀号后翻过身抱住濑名泉的枕头。
「鸣君,起床。」
拉着自己的枕头想把它从对方怀中抽出,但对方还是死命紧抓。
「不放手今天你一个人睡。」
话刚讲完就听见脸埋在枕头里的鸣上岚嘀咕了什么,手中的力道也开始放松。
抽出枕头,濑名泉拍了拍鸣上岚的头。
「乖孩子。」
「就算是假...

【泉嵐】感冒

※OOC

※我流泉嵐

在三天前,瀨名泉對穿著單薄上衣的鳴上嵐說著穿那麼少小心感冒啊笨蛋。

於是三天後,瀨名泉得了感冒,一下床暈眩感就襲擊而來佔據了整個身體,讓他只能乖乖被鳴上嵐拖到床上躺著。

莫名奇妙,明明鳴上嵐穿得比他少,卻是他感冒。

瀨名泉嚴重否認笨蛋才會感冒這句話。

他才不是笨蛋。

瀨名泉躺在床上,臉上寫滿無限厭世,讓一旁的鳴上嵐不停笑著。

喉嚨因為感冒而發炎,講話或是吞嚥的動作都會感到不適,所以瀨名泉只能瞪著鳴上嵐,死命的瞪著。

「抱歉呀泉醬。」鳴上嵐眨了眨眼,做著道歉的模樣。

拿起放在床頭旁的體溫計,鳴上嵐拿開蓋子,「人家來幫你量體溫了。」

晃了晃體溫計,鳴上嵐...

【泉嵐】日常短篇

※如標題,日常短篇
※繁體注意
※歡迎提出任何建議

1.
「泉醬,你看♪」鳴上嵐抱著穿上Knights隊服的小喵,抓著牠的爪子朝瀨名泉揮了揮。
瀨名泉坐在沙發上轉過頭,看著鳴上嵐逗弄著手中的貓,起身走過去,將貓抱起放到地上。
鳴上嵐疑惑的看著瀨名泉的舉動,還沒開口,瀨名泉就抱住鳴上嵐,頭靠上鳴上嵐的肩窩。
「煩死了。」耳邊傳來模糊的聲音,鳴上嵐笑了笑,雙手環住瀨名泉。
「吃醋撒嬌的泉醬真可愛♪」
「吵死了!」

2.
瀨名泉罕見的失眠。
原因?沒有原因,應該說他不知道原因。
他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
啊,煩死了。
瀨名泉直盯著天花板。
時間一直在走。
不知道盯著天花板多久,瀨名泉聽見房門外傳來開門的聲音,房子的另...